茜草

这里是茜草,请多多指教~~

狗灯一家之中秋

      中秋到了,阴阳寮里也开始做起了月见团子。

    在庭院里,小天狗挥起锤子锤糯米,在他背后的两个翅膀正扑棱扑棱的挥动着。在小天狗旁边,是和他一起锤糯米的兔丸,以及来自地府的黑白童子。

   而在厨房里,大天狗正在洗着糯米。在他旁边是正在整理怪谈本子的灯姐。

  “你这是在看怪谈还是在看锅子?”

   “好好洗你的糯米,还有几筐要洗呢。”

    此时小天狗和兔丸他们抱着竹筒过来。

  “糯米煮好了。”灯姐放出阴阳师给的小纸人,让它负责掀开锅子以及装糯米。

 —— 阴阳寮的月见团子分工如下——

洗糯米:大天狗,阴阳师

煮糯米:青行灯,阴阳师的好友x

锤糯米:黑白童子,小天狗,兔丸

最后的装饰:萤草,桃花妖,樱花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OS:我也好想吃月见团子x


前世今生梗(和小伙伴打赌赌输了的惩罚QWQ),第一人称

 

文笔渣,不喜绕道,ky退散

 

以上,祝食用愉快。

 

 

在某市的一个街道上。

“啊,惨了惨了,要赶不上时间了!”我全速奔跑在街道上。

还没看清前方什么情况就感觉自己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,随后便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一位粉色长发的西装男子扶住了我。

他那深红色的眼眸,像是让人坠入甜蜜的深渊。

“没...没事。”我盯着他看了许久,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。“啊,糟了,这下真的要迟到了!!”我起身朝着车站奔去。

    在女孩跑远后,粉发男子轻轻摇了摇头,嘴角浮上些许的笑意。

  好在以自己单身十几年的速度,终于赶上了这班车。

“幸好没迟到,否则....”想想自家老板发飙的样子,不禁背后一凉。

几天后,自己被基友拉去一家酒吧,说是为了联谊凑数。

我为什么要来这里,明明自己不怎么喝酒QAQ。在自己不停抱怨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似曾相识的声音。

“老板你脖子上怎么多了个纹身?”

“是前几天才出现的。”温润的男声响起,想必他就是老板了。我不禁抬头朝那边望去。当我看到声音的本尊时直接愣住了——这不就是前几天在街上扶住我的那个人吗!

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基友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“没...没什么。”我慌忙转移视线,举起手中酒杯来掩饰此时此刻的尴尬。

“话说你刚刚在盯着酒吧的老板看诶。”基友在我身边坐下。

“没...没有。”我心虚的回答了基友。

“不过,我听别人说,这家酒吧的老板的颜值的确惊艳到了不少女孩子呢。”

我趁基友不注意偷偷朝酒吧老板那边瞥了一眼,结果恰好撞上了他的目光,糟了糟了,我连忙趴在桌子上。

“你怎么了?怎么突然趴在桌子上?”基友不解的看着我。“算了,我联谊的小伙伴在叫我了,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先趴一会,一会我们一起走。”

此时有一串脚步声朝着我所在的方向靠近。

“你...没事吧?”那道温润的男声响起。

“没...没事。”我迅速从桌子上直起身子。

“我叫幽谷,是这家酒吧的老板,你呢。”他靠在桌子旁边。

“我叫XX(这里是玩家自己的名字),前几天不小心撞到你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“不过在那几天后,我就出现了这个纹身。”他把手放到脖子上的纹身旁。之前为了躲避视线,我都没注意到幽谷把自己散着的长发扎起来了。

“晚上做梦时还梦见了一些零碎的片段。”他看向我。

“零碎的片段,是什么样的梦呢?”

“梦里有一幅画卷,还有弹奏箜篌的声音。”他回忆道。

“画卷...”我拿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酒,突然脑海出现了一段画面,一幅古色古香的画卷出现在我面前。

“你...怎么了?”幽谷站起身。

我向他描述了一下刚刚在脑海里看到的画面。

“你刚刚看到的,跟我梦里梦到的一模一样。”他陷入沉思。

就在我还打算跟幽谷谈论时,基友结束了她的联谊。

在和幽谷正式接触后,我也开始做起了那段梦,只不过和幽谷不同的是,梦里似乎有个人,在对我说话。

“无剑,回到我身边吧。”

  “我是幽谷箜篌,你怎能不记得我的名字?”

面前很模糊,我只能依稀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,以及远处传来的曲子。

之后几天梦里都是差不多的内容,唯一不同的是,我看清楚了那人手里的箜篌。因此,我决定下班后去幽谷的酒吧去问个究竟。

坐车到了酒吧里,店里只有幽谷一人在整理吧台。

“方便进来谈话吗?”我出声询问道。

他停下了正在擦吧台的动作,并朝我走过来。

“可以的话,能否去我家坐下来谈?”幽谷走到店门口,挂上了打烊的门牌。

到了幽谷家后,他为我倒了茶水。在我喝茶的空隙,他抱着乐器走过来。

“这是什么乐器?”我放下茶杯,开始研究起幽谷手中的乐器。

“这是我家族的箜篌。”

此时,面前的箜篌和梦中的箜篌重叠在一起。

“怎么突然发呆?”幽谷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。

“话说你叫我到你家里有什么事?”

“在我梦里,出现的全是一名女子的身影,”他抚摸着手里的箜篌,“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一举一动,她舞剑时飘逸的身姿,但....”

“但是什么?”

“我看不清她的长相。”

听到这里我将这几天的梦也告诉了他。

“这么说,你也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模样?”

“是的,”我点点头,“但那人手中的箜篌,和你手中的一模一样。”

他将手中的箜篌递给我,“是否丝毫不差?”

我点点头,在我把箜篌交还给他时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。

随即我感觉到了一丝头痛,面前幽谷的面容与梦中那道红色的身影重合,并且脑子里开始涌现一段又一段的画面。

“幽谷...幽谷箜篌?”我试探性的问他。

“无剑??”幽谷眼中的惊诧也不比我少。

“无剑....”他将我拥入怀中。“能再与你相见,纵使五剑之境毁灭又何妨。”


(二)

食用前须知:17尼视角,不喜勿喷

现代pro

 

“叮铃铃——”闹钟的铃声把我吵醒,咦,已经是早上了啊,我开始在穿衣镜前穿上校服,一道深蓝色的身影出现在镜子里,这人看着好眼熟,但就是想不起他是谁。

“一期尼,你在发什么呆,”药研敲了敲门,“再不快点上学要迟到了。”

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总感觉自己做了个梦,在梦里有个很重要的人,但是每当我一觉醒来,就不记得之前梦见过谁。我跟鹤丸谈论了这件事,他表示可能是我最近一段时间太累了。直到某天早上......

“...我什么时候有过这个深蓝色的护身符。”我一脸茫然的看着放在枕头边的护身符。也许是哪个弟弟趁我睡着的时候悄悄放到我枕头边上的吧。等放学回来再问问吧。到了学校,我趁课间休息时打开了护身符,里边有一张字条:“晚上睡觉时放在枕头底下,切记,如果有个穿着深蓝色狩衣的人请你喝茶,千万不要喝!”上面的内容让我匪夷所思。

“你在看什么呢?”鹤丸凑到我的桌子旁,“看起来上面写了不得了的内容。”我把纸条摊开给他看,“这个是什么?”鹤丸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,将纸条还给了我。“既然它想要你按照它的提示做,那你就跟着做吧,说不定就有了头绪。”

晚上和弟弟们回家后,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以至于...

“今天的菜好咸...”五虎退连忙找水喝。

“我记得这道菜好像是一期尼做的。”药研看了一眼桌上的菜。

“抱歉,我没有控制好盐的量...”我揉了揉退的头。在和药研他们一起做完作业后,我准备回房。

“一期尼,”听到药研的声音,我停住了脚步。

“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,是发生了什么吗?”我摇了摇头,便回到房间。

临睡前,我把那个护身符放在枕头底下,便躺下睡觉。朦胧间,我到了一个和风的庭院。但是,为什么会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?我之前和弟弟们去神社的时候,也从未见过这样的风景。在我对着眼前的风景思索的时候,一道人影朝着我的方向缓缓走来。一步一步,眼前的人影在我面前变得清晰可见——是一位身着深蓝色狩衣的男人,从他的眼中,可以看到月亮。

“我名为三日月宗近,你可以叫我三日月。”他的振袖轻轻一挥,周围的场景一下子就变了。和之前看到的有所不同,眼前的景象更像是主人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。

“您一直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?”我看向三日月。

他缓缓地抬起头看向天空,“之前我和一位挚友住在一起,但是他现在不在了,或者说,”他顿了顿,并看向我,“换了个方式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“换了一种方式?”我疑惑地看向他。

“算了不说这些了,”他走到布团边,“来喝茶吧。”他像之前那样用袖子轻轻一挥,桌上便出现了茶壶、茶以及一些精致的和果子。

“多谢您的款待。”我向他表达谢意后便捧起了茶杯。但是,我总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。正当我的嘴唇即将快碰到茶杯的边缘时,一道蓝光从我身边闪过,顺带打翻了茶杯。

“这是...怎么一回事?”我看向被打翻的茶杯,上面立着一只蓝色的蝴蝶。

“哦呀,看来被发现了。”三日月看向罪魁祸首,露出了了然的微笑。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
(一)

食用前须知:17尼视角,不喜勿喷

现代pro


   我是粟田口一期,高三生,在家里和好几个弟弟以及小叔叔鸣狐住在一起。今天又是上学的一天。

   “快点起来了,兄弟,”药研在隔壁卧室叫醒还在酣睡的弟弟,“再不起来就迟到了。”顺便一提,乱、药研、厚、后藤以及信浓上初一,鲶尾和骨喰上初三,其他的弟弟们上小学六年级。鲶尾和骨喰在帮弟弟们整理衣服。

   我也在自己房间的穿衣镜前整理校服,忽然,原本在镜子中出现的自己换了一个人,那个人身着深蓝色的狩衣,从他的眼中映出了月亮。

  “一期尼,在不快点上学要迟到了。”药研在房门前催促道。等我回过神来时,之前的那个人消失了,现在镜中只有自己。到了学校后,我的发小——鹤丸开始了今天的作死,班主任刚进门,就有一大包白色粉末掉下来,过了一段短暂的宁静后,班主任知道这又是鹤丸的一个恶作剧,于是让他出去罚站。鹤丸的恶作剧其实也不少了,小学的时候在老师背后贴了一张纸,在讲台上放青蛙等等,不过也因为他的存在,让原本无聊的高中生活多了一些色彩。上完课后,鹤丸又趁班主任不注意溜回了座位,“看来今天又得找你借笔记了。”他小声的说道,我无奈的把笔记本递给了他。

在下午的社团活动结束后,我和鲶尾、骨喰他们一起去乱的班级接他们。

“一期尼。这边这边~”乱向我挥了挥手,“药研去小学部接其他兄弟了,他让我们先回去。”回到家后,我和药研一起去厨房和鸣狐做晚饭,客厅里依稀能听到弟弟们嬉戏打闹的声音,过了两三个钟头,晚饭做好了,大家都坐在一起吃晚饭。晚饭后,由鲶尾和骨喰清洗餐具。在家里,饭后清洁餐具的工作都是按顺序轮流来的。其余的弟弟们,则是和我一起写起了作业。

“一期尼,可不可以教我这道题?”乱拿着作业本走到我旁边,我开始一步一步地教他怎么解这道题,“理解了吗?”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谢谢一期尼。”乱拿着作业本跑到药研他们那里继续做接下来的题目。做完功课后,我便开始洗漱,临睡前去弟弟们的房间检查他们有没有踢被子,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。过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间一只蓝色的蝴蝶在我身边飞来飞去,在绕着我的周围飞了一圈又一圈后,停留在了我的手上。然后,它飞在了我的手上。然后,它飞在了我的前面。

“它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吗?”我跟上了它。走了许久,前方终于出现了亮光,周围有好几株樱花树以及几座和式风格的庭院。

“哦呀,好像有客人来了。”声音像是从庭院里面传来的。还没见到声音的主人是谁,就有一阵又一阵的樱花花瓣从庭院里飚过来,不一会儿,一个身着深蓝色狩衣的人从里面出来了。他看向我时,嘴角微微向上扬起。“我名为三日月宗近,关于我的存在...以你们人类的理解,大概就是‘妖精’、‘精灵’或者是‘神明大人’一类的。”

“那么,我该怎么称呼您呢?”

“叫我三日月就可以了。”他轻轻地用手一指,原本身处在庭院外部的环境即刻转移到了庭院内部,而我的面前,也出现了一杯茶。

“请享用。”三日月坐在我的面前。

在我喝一口茶后,我便晕厥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

P1魔法使小伊

P2情人节小伊

梦间集系列桌宠1.0——倚天剑

  @乔乔乔乔乔卿夜  的点文


【系统君:叮~恭喜您已成功下载梦间集系列桌宠1.0——倚天剑,请您与TA愉快的相处~】

    电脑屏幕上,一只Q萌的倚天剑正坐在上面。于是,让我们开始愉快地玩(tiao)耍(xi)吧!

 【喂食】

在他旁边出现了一篮食物,他取出一道菜尝了一口后又默默地放回篮子里,随后以一道白光的方式消失在桌面上。

所以,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?!这时,篮子旁边出现了箭头,让我们一探究竟!(眼镜反光x)点击篮子后,出现了气泡,随后是玄铁PAPA把草药捣碎后加入饭菜的场景。气泡消失后,一只手提走了篮子,场景突然转换到了厨房,接下来我们跟着箭头的指引做了几道菜。将菜放到厨房的桌子上。不一会儿,倚天就推门而入,开始享用饭菜。

 

【放置】

   他在桌面上练剑。如果放置久了,会看到他坐下休息的状态。

   如果是深夜上电脑时打开桌宠系统的话,会看到他在月色下擦拭手中的剑。

 

【互动】

   点击他的衣服,我们会听到某句台词:“你很闲?练剑吧!”

  连续点击倚天剑十次以上,会看到倚天头上出现了红色的“井”字标记,以及收获一只皱眉的倚天,“快住手!再不住手就拔剑了!”

 

1.0系列桌宠完结,2.0在载入中

多了三项功能(你们自己猜x)

*该系列文只能在lofter内部转载,禁止转到站外!!!